票务乱象调查丨票圈利益交割,处理黄牛也不能完全“清朗”

pwnews3年前 (2021-09-23)解读409

作者 / 贝波

近年来,文娱市场经济发展迅速,演唱会、话剧、曲艺、杂技等演出活动活跃,同时倒卖二手票、捂票囤票、偷票抢票、票价炒作、虚假宣传等票务乱象也日益凸显,流毒无穷。

8月19日,由中国文化和旅游部颁布的《演出票务服务与技术规范》正式实施,这也是中国首个演出票务领域的行业标准。近日,#央视揭票务行业乱象#登上热搜,相关部门正式出手,将全力打击黄牛生存空间,深入治理演出票务行业乱象。

回顾过去,国家整治票务乱象的行动不一而足,但每次整治几乎都会剑指黄牛。

在票务乱象中,黄牛扮演着怎样的角色?票源源自何处?其中存在着怎样的利益链条?政策推出后,能否有效打击“黄牛”生存空间、治理演出票务行业乱象?网娱君调查走访了多位票业乱象受害者、律师及相关从业者,从多角度解析票务乱象成因,还原利益产业链条,探究政策彻底执行的可行性。

乱象之“源”

从某种角度,黄牛是票务乱象中心的活跃分子,也是乱象之源。

此次颁布的《演出票务服务与技术规范》中,提到的演出场所共11个类型,15种场所,涵盖了剧场、礼堂讲堂、文化宫等艺术表演场所,以及在商场、旅游景区、酒店、主题公园等各类临时搭建的演出场所。这些场所中,黄牛党或多或少都留有恶行。

根据受访人描述,按照社会利害等级顺序,可以将黄牛行为引发的社会乱象分为以下两类:

首先,黄牛党往往大量集群结社,利用非法手段独占票源,结队垄断、哄抬票价,制假贩假。

“大约8、9年前,当时华晨宇和魏晨都是如日中天的偶像,他们五棵松演唱会场馆外聚集了一些没有买到票的粉丝,很多黄牛都用相同的高价格卖票;工人体育场蔡依林的演唱会,黄牛卖假票给一个外地过来的女生,那个女生被骗了2000多块钱,卖假票的那些人像说好的一样全都消失了,根本找不到人”。维维说道。

此外,2015年后,因内地文娱行业快速发展,饭圈成为了票务乱象的主要聚集地,黄牛对内常因挤压竞争对手引发群殴、械斗等事件,而对外“偷盗抢骗”也成为家常便饭。

2016年,《所以……和黑粉结婚了》首映活动前,主演朴灿烈粉丝被一位身形健硕的男黄牛毫不遮掩地当面偷票,被抓住后,几位黄牛同行见其粉丝女性较多,便为偷票者掩护,并倒打一耙,武力威胁。

另外一位粉丝猫猫,大学时期在某剧发布会现场,抓住一位偷自己手机的小偷,但因力气不敌被对方甩开,经几位热心粉丝辨认,实施抢盗那个人就是现场卖票的黄牛。

黄牛党日益猖獗,造成大量治安问题,甚至触犯、亵渎法律。

此外,在饭圈未彻底形成前,垄断哄抬票价现象多存在于年节的火车票购买,尤其是农民工,他们不得不用手中的血汗钱购买高价票。一个数据显示,在2005年,中国因黄牛党无法返乡的农民工及其家属总数接近千万人。

“利益”等级

通常来说,颁奖典礼门票多免费分给粉丝后援会和相关参加者、利益者,不对外出售,特别是网络购票还未全面普及的早年。但小七2012年在工人体育馆附近通过黄牛高价购买过某音乐颁奖典礼的前排票,票上印有“不对外销售”字样。

漫威粉丝拉野告诉网娱君,“前年《复仇者联盟4》上海迪士尼的实名制抢票活动,整点进去后很多人都没抢到票,后来闲鱼上卖票的人特别多,而且我到现场发现很多黄牛现场高价卖票,并且有一些人真的通过黄牛票进入场馆了。”

他们发现,无论是否实行实名制,票务乱象一直存在,票务乱象背后的利益链条也逐渐浮现。

根据职能和作用,黄牛可以分为以下四个等级:

l 实习黄牛:经常与黄牛交易和合作的人,该阶层多为粉头、粉丝、大学生和自由职业者;

l 普通黄牛:在线上线下一手收票,一手卖票的人,该阶层多无固定职业;

l 中部黄牛:职业黄牛,与普通黄牛相比,该阶层偶尔从相关工作人员处拿到票,且其倒卖涉及的领域相对广泛;

l 高阶黄牛:职业黄牛,直接对接票务公司,大规模买入,再通过网络平台等渠道进行高价销售,且涉及领域十分广泛。

据网娱君调查,多位文娱行业从业者的从业生涯中,或多或少都收到过黄牛的合作邀请,有的人为了自己的工作口碑拒绝,有的人向高额差价利润低头。

在物价局的监管下,部分演出方和票务公司不敢明目张胆抬高票价,只能将一小部分票正价售卖,造成抢购一空的假象,剩下大部分票高价卖给了黄牛,黄牛再以更高的价格卖给观众。

“其实现在联合哄抬票价、制造爆火假象,已经是艺人和票务公司常用的炒作宣传手段了。脂粉得到艺人团队授意后带头引导舆论风向,配合各种自导自演的‘路透’,制造这个艺人爆火的假象。如果被大众发现了,艺人方和票务公司会将不法行为全部推脱给粉丝和黄牛。”资深艺人宣传小贞说道。

换言之,近年来频繁引发社会事件的“票务乱象”,部分票务公司、艺人团队和工作人员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空间“限制”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二条第三款规定,伪造、变造、倒卖车票、船票、航空客票、文艺演出票、体育比赛入场券或者其他有价票证、凭证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在法律层面上,黄牛倒卖演出票已经触及了法律红线,黄牛是犯罪嫌疑人,买黄牛票的人就成为了帮凶,甚至犯了包庇罪。之前我们有做一个调查,买黄牛票的都是哪些人群,得到的结果很令人心酸,这里面占多数的是15-21岁的粉丝,以及大爷大妈和农民工,前者多数花的是父母和家中老人的血汗钱追星,后者迫于票源和渠道限制等原因被迫成为帮凶。”律师崔健说道。

演出票务市场长期混乱,与黄牛党狼狈为奸者比比皆是,这也是相关机构和平台曾多次联手打击“黄牛”,却无疾而终的根本原因。

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次颁布的《演出票务服务与技术规范》将统一全国演出票务的各项基本规则要求,包括演出场地、演出场次、演出类型,票务管理系统和票务销售系统并行,能够有效实现对全国演出票务市场数据进行采集和有效监管,最大化杜绝票务做假和票源放出数量严重不符的情况发生。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个政策只能最大化遏制乱象,并不能做到根除。首先它在全国推行需要一段时间,其中还可能有部分地区仗着自己天高皇帝远,会发生阳奉阴违的情况;其次,黄牛与票务公司、艺人公司、相关工作人员的利益链条还无法做到完全切割;全国统一推行后,我国疫情经常受国外影响出现反复,线下演出市场又在关停,目前可以预测到的效果就是遏制。”资深演出行业人员洛克说道。

据悉,当大部分标准认证工作结束,政府相关主管部门若出台进一步的行政管理要求,届时未经标准认证的票务系统将有可能无法继续用于演出票务管理和销售。

可以预见的是,此次新规能够打击黄牛生存空间,但彻底贯彻实施和根除还需要更多时间去实践。